第一章:四年
莫存希曾经问过顾疏远,  “你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是什么?”  那时盛世婚礼,满堂来宾,她的顾先生告诉莫存希,  “认识你。”  如意料之中的回答,再次听到却还是让莫存希恍了心神。  别了别耳鬓落下的发,看着那即将远去的男子,莫存希笑的妩媚而又净澈,  “那可巧了,顾先生此生都将同莫存希这个人绑在一起,就是莫存希死,都还是顾太太。”  所以,她的顾先生恨极了她,而她却也恨极了她的顾先生。  两两相恨,一体一合,永不分离的美好誓言中唯独没有爱。  顾先生的眼中有万千姹紫嫣红的花朵存在,却唯独没有莫存希这条小河的存在。  而作为顾太太的莫存希同她的顾先生是属于那种一人死则全盘崩的境地。  “继四年前的事情之后,顾氏太子爷于昨日荣耀回国,顾氏集团总部已经在江城坐落,此外,顾氏集团在一月前以第一合伙人的身份,正式入驻莫氏集团…。”  电视上机械的女声正在播报着江城顾氏集团太子爷回国的消息,唐妖拿起手中的遥控器啪的一声就将那电视上播放着的新闻关掉,转过头看着从进门就一直坐在窗边,一言不发的莫存希,  “他回来了。”  是疑问也是肯定。  “嗯。”  唐妖走上前,将手中的咖啡放到莫存希的面前,顺势就在莫存希的对面坐了下去,抬眼,一脸怜悯的看着那沉默不语的莫存希,酝酿了许久,才低声道:  “希希,离婚吧,四年了,咱们为他,为顾家,四年的青春已经够了,回来吧,老大…。也一直在等你。”  而今的江城才刚刚入春,阴冷的风随着店里的门开开合合,都渐渐吹了进来,饶是再滚烫的咖啡,也经不住那阴冷的风吹起,开始变冷,一如这四年她的心。  “希希…。”  见莫存希不说话,唐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身从包里拿出了一串钥匙放在桌上,推到莫存希的眼前,  “部队来了任务,我今天晚上就要走了,快的话半年,慢的话一年,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不忙的话,店里你就多来看看,希希,顾疏远已经进驻莫氏了,接下来他想做什么已经不言而喻,我还是那句话,咱们…。”  唐妖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门外的路边停了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那独特的车牌号已经在昭示着来人的身份,两分钟后,那车上下来了一个身穿西装,似助理身份的一个男子,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了进来,走到莫存希的面前,恭敬道:  “太太,今天晚上顾家老宅的家宴,先生让您回去…”  男子说话的声音本就不大,此刻唐妖的咖啡店里人不多,就一些相熟的员工在里面,却足够让店里所有的人都清楚的听到那男子声音,纷纷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莫存希。  这莫小姐她们都是知道,只要唐妖不在,这莫小姐便会时常过来,一坐就是一天,话也不说,虽冷漠,可对他们都是极好极好的,那冷寂的气质同那清纯灵动的脸,截然相反,有时他们私底下就会讨论,像莫小姐气质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将来的老公也肯定是出色至极的,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莫小姐不但有了男朋友,还已经嫁了人了。  气氛因为那男子的话一时间都寂静了下来,都在静静地等待着莫存希的回答,而那男子似也不急,莫存希不说话,他就一直站着。  放在身侧的手。因为男子的话,下意识的收紧,指尖陷进肉里,带起一阵疼痛。  顾家家宴?  先生让您回去?  那在平常人眼中再平常不过的字眼,却让莫存希一下冷了心。  四年了,四年了,结婚四年,同那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说是顾太太,可是无论是顾家的人,还是她,都格外的清楚,她同顾疏远,虽是夫妻,却更是陌生人。  四年未见,呵呵,那该是有多不入他的眼。  莫存希止住了思绪,将看向窗外的眼收了回来,伸手拿过唐妖放在桌上的钥匙,一双杏眼带着无数的思绪紧紧盯着唐妖,千言万语终转为一句,  “一定要平安回来。”  没有人比她更明白唐妖此去一行的结果和下场是什么,对于一名军人来说,要么荣耀回归,要么英勇牺牲,她身边的朋友原本就不多,能留住一个,那便是一个。  站起身,离去之际,莫存希突又转过头来,对着唐妖微微一笑,  “你活着回来,下次出任务说不定便会是我随你一起。”  闻言,唐妖一脸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莫存希,她这是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吗?  以往每次和莫存希提这件事,她要么就是一如既往的沉默,要么就是不听,四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莫存希正面的回答这个问题,  “当真?”  莫存希点头,  “蠢了四年,我也该醒了,不为自己,只为辰辰。”  话落,转身离去,那昂首阔步而去的背影,印在唐妖的眼里,虽开心莫存希的决定,却也沉重万分。  四年了,莫存希那个傻子终于要醒了。  ――  坐进车里的时候,莫存希就知道顾疏远肯定没有在,明日,最多明日,这辆她坐过的车,明日就会在报废厂里待着。  因为当初就是因为江城有她在,顾疏远才选择出国,凡属于她莫存希碰过的东西,那人向来都绝对不会碰。  而今回国,恐怕也是因为江海蓝要回来了吧。  两人青梅竹马,才子佳人,确实是该在一起的。  至于她……  终于在四年之后,狼狈不堪,一败涂地的成功退场。  脑子想到今天晚上的顾家家宴,嘴角就泛起一阵冷笑。  与其说是家宴,不如说是批判大会,又或者说是要求莫存希尽快和顾疏远离婚的宴席。  四年了,这顾家的老太太和顾父顾母可是一直都巴不得莫存希快些和顾疏远离婚来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chaptererror();
目录